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绝对顺从的女人】(02-05)【作者:情殇】
【绝对顺从的女人】(02-05)【作者:情殇】
字数:1105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(2)

  虽然我怀疑浩扬用不当手段控制婉柔,但我来不及细究,现在救治梦瑜要紧。按着浩扬的药方配好药后,我来到梦瑜的病房。梦瑜头发蓬乱,呆坐在病床上,比起我之前认识的梦瑜,消瘦了许多。上次见到梦瑜,还是在出事前的一个礼拜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。

  那一天,是除夕夜,我和浩扬白天还要值班,浩扬老家很远,开车要两天路程,他觉得与其在路上过年,不如在宿舍里度过,年初一再回去。浩扬邀请我到他房间里打火锅,当我来到他房间时,除了浩扬,还有两位美女,其中一位是婉柔,她今天身着白色外套,脖子上系着一条粉色丝巾,尽显优雅。

  另一位,也留着长长的秀发,发尾烫卷,看起来娇俏可人,一副瓜子脸,下巴比婉柔尖一点,笑起来有种清新的感觉,身高比婉柔稍矮,但是比婉柔瘦弱,所以看起来也很高挑。她身着深色外套,里面是件花边小衬衫,黑色丝袜包裹着长腿,尽显青春性感。

  「还不快叫佟哥。」

  浩扬亲切地对着那位陌生的美女说。

  「佟哥!我叫梦瑜。」

  婉柔的语音,由於职业原因,略显低沉,总是透露着成熟,而梦瑜的语音,音调较高,还带有一点小姑娘的娇俏。

  浩扬还是挺会搞气氛的,多亏了他滔滔不绝,让我在苦恋的婉柔和陌生的梦瑜面前,不至於显得无所适从。

  梦瑜听着浩扬吹牛,一直呵呵地笑,逐渐地,变成抱着婉柔的胳膊,看来她和她的未来大嫂感情很好。婉柔也只顾着和梦瑜闹,似乎一直在躲避我的眼神。
  「哥,我忘了买年糕啦。」

  梦瑜忽然想起了什么。

  「去楼下超市买不就行了嘛。」

  婉柔温柔地对梦瑜说,然后拿出钱包准备下楼。

  「不了,嫂子,我们老家那种年糕,超市没有,得开车去市郊菩萨庙那边才能买得到,只有我才知道在哪家买,哥你开车载我去吧。」

  「谁是你嫂子啦……」

  婉柔被梦瑜逗红了脸,假装嗔怒地回了一句。

  听到「嫂子」两个字,我的心又有点痛了,本来婉柔是我的女人,现在却成了别人的未来妻子,还当着我的面和男友家人调笑。

  我知道梦瑜说的菩萨庙,来回车程最快也要一个多小时,浩扬就放心我和婉柔单独相处一个多小时吗。

  兄妹俩的背影渐渐远去,而我,和婉柔面对着面,却一直无言。

  「为什么离开我?」

  我最先打破了沉默。

  「对不起。」

  两年的感情,却只换来一句对不起?

  我抓起婉柔的手,婉柔并没有反抗。我牵着她离开浩扬的房间,来到我的房间。

  「你还记得我们一起的时光吗?」

  我指着桌面上的相框,相框很精緻,是婉柔亲自挑选的,相框装着我们亲密的合照。婉柔看到照片,眼泪止不住从眼角流了出来。

  「你还爱我的对吗?」

  面对我的质问,婉柔点了点头。

  「那你为什么离开我?」

  「对不起。」

  还是那句对不起,我完全无法理解这三个字的含义,婉柔如果还爱着我,为什么要和我分手,如果不是感情的原因,难道是……

  此刻我想起了婉柔在隔壁激情四射的浪叫声,难道说,一直温柔克制的我,并没有带给她真正的性爱快乐?而婉柔,在我身上一直压抑着本能,却在浩扬身上,得到了释放。

  「他能给你的,我也能。」

  我收起了往日的温柔,强行脱掉婉柔的外套和衬衫,婉柔竟然穿着性感的黑色蕾丝胸罩,洁白的身体隐约有几处浅浅的吻痕。接着,我掀起了她的职业裙,发现她竟然穿着丁字内裤。蕾丝胸罩、丁字裤,这完全不是我所认识的端庄嫺静的婉柔,却也印证了我的想法,婉柔本来就是个放荡的女人,却因为职业和在爱人前的矜持,压抑了自己的欲望。

  如果我也像浩扬那样无所顾忌地和婉柔欢爱,婉柔会不会回到我身边?
  我把婉柔推倒在床上,脱下自己的裤子,由於两个多月没有欢爱,加上婉柔今天的性感内衣,我粗壮的阳器已经完全勃起。

  「不要……啊……」

  我不顾婉柔的阻拦,进入熟悉却又陌生的蜜穴。随着缓缓的摩擦,婉柔的阴道分泌出润滑的液体,渐渐适应了我的阴茎。

  我忽然加快了抽插,阴茎带着强大的冲击力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花心。
  「轻点……不要……伤着……孩子……」

  我一下子愣住了,什么,婉柔已经怀了浩扬的孩子?他们在一起才两个多月而已。不过,最近几天,他们欢爱的声音确实低了很多,原来是婉柔怀孕了,不再激烈交媾。

  我拔出阴茎,呆坐在床上,不敢相信婉柔已经怀孕的事实。刚刚燃起的一丝希望,不仅被无情地掐灭,甚至感觉到,婉柔离我更远了。

  婉柔跑到浴室简单沖洗了一下,整理好衣物,回到床上,看着还在发呆的我,眼里尽是怜爱。她拿出湿纸巾,开始认真地在我的阴茎上擦拭。我感觉下体一凉,才注意到婉柔在给我清理下身,但我马上拒绝了她的「好意」,走进浴室,打开花洒,让热水从头到脚地淋下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听到敲门声,意识模糊地用浴巾裹住下身,走出浴室,走到房门处,打开了房门。冷风从屋外吹进,赤裸着上身的我立刻清醒过来。敲门的不是婉柔,也不是浩扬,而是梦瑜。梦瑜看到我全身赤裸,只有一条浴巾裹着下体,双颊马上泛起绯红,别过脸去。我发现自己失态,连忙关上门,回房内穿好衣物。

  梦瑜和浩扬已经买到年糕,我们一起打火锅,吃完火锅后,我和浩扬干了几杯酒。可能因为伤心,那天的酒量特别差,我很快就醉过去了,直到第二天傍晚,才从床上醒来,隔壁已经人去楼空,他们应该是回老家去了。

  但没想到,这一别,竟是永别……

  浩扬和婉柔,已经躺在冰冷的太平间里,而梦瑜,却神志不清地坐在我面前。我按着浩扬研制的药方,配好了药,给梦瑜喂服,已经过去一周时间。拍片显示,梦瑜受创部位,已经基本康复,而药物还停留在脑内,现在到了催眠唤醒梦瑜神智的时候了。

  我用着一贯的催眠手法,带领梦瑜进入催眠的世界,寻找她失去的意识。
  可是,每次进行到一半,梦瑜就会跳出催眠的世界。似乎正常的催眠手法对她没有效果。

  是不是催眠方法有问题呢?我翻查笔记本,并没有找到太多线索。忽然间,我把注意力转到书桌的电脑上,浩扬会否把催眠方法记在电脑里呢?

  我打开电脑,需要开机密码。我翻查了浩扬的证件,把各种我能想到的数位或字母组合输进电脑,却始终打不开,直到……我填上婉柔的生日日期,浩扬的电脑终於打开了。

  我拼命地翻查浩扬的医学研究资料,却仍一无所获。但是我发现了浩扬电脑里的一个隐藏资料夹,里面有两个视频。好奇心驱使我点开了第一个视频……
                (3)

  我点开第一个视频,画面摇摇晃晃,仔细看周围环境,应该是在隔壁的宿舍,浩扬拿着手机,走到厨房,然后倒了一杯水,偷偷地拿出一颗药丸,掐掉一半,把另一半放进水里,摇匀。然后,手机就被搁在厨房,只能听见声音。

  「来,喝点水。」

  「谢谢……怎么这水有点浑浊」

  视频里传来婉柔熟悉的声音。

  「我加了片维他命,看你那么憔悴,给你提神」

  「谢谢。」

  然后就没了声音。

  几分钟后,手机被拿起,一直拿到书架上。

  因为宿舍是单身公寓,所以客厅和卧室是一起的,画面里出现了几乎整个宿舍的景象。婉柔身穿我们吵架当天的衣服,我马上明白了,这正是我们吵架当天的事情。婉柔坐在沙发上,双手撑着额头,头发遮住脸蛋,似乎有点头晕。浩扬来到婉柔身前坐下,拍了一下婉柔肩膀,婉柔慢慢抬起头望着他。

  「我帮你做一个小小的精神治疗,能让你不那么心烦,来,看着我的手指…
  …「

  婉柔的眼珠子就随着浩扬的手指移动,不久后进入了催眠状态。浩扬构建的催眠世界,和平时常用的催眠方法不同。我认真的观察并记下他的语言和动作,这应该才是治疗梦瑜的正确催眠方法。

  整个催眠过程用了接近半个小时,随着浩扬手指打出「嗒」的一声,婉柔似乎恢复了神智。

  「摸一下我的脸。」

  浩扬开始发出指令。

  婉柔很顺从地伸出右手,轻轻地摸着浩扬的脸。

  浩扬很兴奋,他感觉到他的催眠似乎成功了。

  「亲我的嘴。」

  浩扬发出第二道指令。

  什么,这傢伙居然让别人的女朋友去亲他?

  婉柔脸上露出一丝抗拒的神情,想必心中,并不愿亲吻这位没有感情的男子。但是,身体却很顺从地前倾,嘴唇渐渐贴在浩扬的嘴唇上。

  浩扬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,随即左手伸到婉柔脑后,右手扶着婉柔的腰间,动情地亲吻着婉柔。而婉柔一直没有拒绝,任凭这个亲吻持续了整整一分钟。
  当浩扬放开婉柔时,我看见婉柔眼角闪着一丝泪光。

  浩扬知道,这个药物和催眠,只能控制人服从自己,并不会改变对方内心的情感。婉柔对他并没有感情,所以身心并没有投入到这场热吻中。

  「婉柔,你知道吗,你是我心中的女神,从我第一眼看见你,我就被你深深吸引……」

  浩扬开始对婉柔诉说衷情,而婉柔的表情也渐渐软化……

  「我不求你忘记阿佟,但他已经是过去式。我知道你会觉得很对不起他,我也受到内心的责备,但以他的条件,不愁找不到好的女孩,我只希望你也能接受我,我会全心全意去爱你。」

  看来,浩扬并不满足於得到婉柔的身体,他更想得到她的心。

  婉柔低下头,似乎是认命了一般。

  此时,浩扬站立起来,把婉柔扶到床上。

  我知道,该发生的,总要发生……

  视频中,两人的衣服渐渐减少,直到最后一丝不挂。

  浩扬开始亲吻婉柔的脖子,婉柔只是闭上眼睛,神情漠然。浩扬的嘴渐渐下移到乳房,一瞬间含住了婉柔的乳头。婉柔似乎受到很大的刺激,睁开了眼睛。
  但是浩扬并没有看婉柔的脸,而是时不时含着乳头,又时不时伸出舌头舔弄。婉柔的脸渐渐变得绯红,这感觉,既像是兴奋,又像是羞耻。

  玩弄了几分钟后,浩扬把目光移向婉柔的下腹,那团诱人的黑色毛发,遮盖着婉柔美丽的蜜穴。

  浩扬用手抓起婉柔的手,让婉柔握着已经勃起的肉棒,亲自送进蜜穴。婉柔竟然丝毫没有拒绝,领着浩扬的肉棒,准确地放到阴道口上。

  此时的浩扬,并没有戴套,他马上就要无套进入我女友的身体了。以前,为了防止意外怀孕,我都是规规矩矩地戴着安全套的,但浩扬的第一次,就已经没有戴套了。我知道我的婉柔马上就要被彻底玷污了,而我却无能为力,因为这一切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!

  浩扬向前一挺,肉棒很顺畅地进入婉柔体内,这和我平日和婉柔做爱时不同,平日里我总是得在阴道里磨磨蹭蹭,慢慢推进。也许是因为浩扬刚才的前戏更足,也许是没有避孕套的阻隔,让婉柔的阴道更容易适应外物,浩扬很轻易就全根插入了。

  浩扬慢慢地抽动阴茎,婉柔的阴道很窄,很温热,虽然有大量爱液润滑,但是阴道仍然很紧凑,紧紧地包裹着阴茎,使浩扬露出很舒服的表情。

  浩扬的每一次抽动,婉柔都轻轻地发出一声「啊」的呻吟声。但是随着浩扬渐渐加快了抽动频率,婉柔不得不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。

  对啊,那时候我和婉柔刚吵完架,我正在隔壁房间呢,如果听到婉柔的呻吟声,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。

  浩扬一边抽插,一边身体前倾,双手抓住婉柔饱满的乳房,拼命地搓揉着。
  此时婉柔也抬起双腿,变成M字,不断地迎合着浩扬的抽插,看得出她也开始享受这场性爱。

  浩扬双手搓揉了半刻,便离开婉柔的双乳,撑在婉柔的身旁。浩扬俯身吻住了婉柔,而下身竟没有停顿,而是更激烈地抽动。

  一下又一下的重击,婉柔体内一定有很深刻的感觉,可是嘴巴被浩扬紧紧吻着,身体被浩扬死死压着,脸也被淩乱的秀发半遮半掩着,我无法看出此刻的她的切实感受。

  我没听说过浩扬有恋爱史,他是个宅男,婉柔很可能是他第一个女人,而视频那天,很可能就是他告别童子身之日。

  作为处男的第一次,能够坚持近十分钟,已经不错了。随着抽插的加快,我知道浩扬已经接近顶峰了。果然,一次猛烈的插入后,浩扬停下所有动作。紧接着,浩扬抬起头,露出畅快的表情,而之前一直被吻着的婉柔,此时不断喘着气,可以感受到,刚才交媾的激烈。

  片刻过后,浩扬慢慢拔出阴茎,白色的精液随着抽出的阴茎,慢慢地从洞口流出。浩扬积累而二十多年的童子精潺潺流出,分量惊人。

  之前,我每次和婉柔恩爱,都是戴套做的,但是,浩扬和婉柔的第一次,就无套中出了。我真的无法相信,我最信任的兄弟,竟然会做出这种事。

  浩扬并没有立刻去浴室沖洗,而是躺在婉柔身边,温柔地抱着呆若木鸡的婉柔,还在她耳边,轻轻地诉说着情话。

  看到这里,我有点释怀。事实上,我本已接受了婉柔离开的事实,但我不知道婉柔和浩扬,是否幸福,尤其是我知道浩扬是靠催眠和下药让婉柔顺从自己的。但是看到浩扬此时此刻的表现,我知道浩扬也是深爱婉柔的。浩扬横刀夺爱,虽然卑鄙,但也是爱使然,奈何我是他好朋友这个身份,让他背负着深深的愧疚。
  一切已经过去,死者为大,我决定暂时放下对浩扬的恨,用刚才的催眠方法,救治梦瑜。

                (4)

  我用着浩扬在视频里的方法,对梦瑜进行催眠。半小时后,催眠完成,随着我手指「嗒」的一声,梦瑜睁开了眼睛。

  「佟哥!」

  听到梦瑜的声音,我知道梦瑜成功恢复了神智。我对着她傻笑,想起救治梦瑜的方法,竟是从梦瑜的哥哥夺走我的婉柔的过程中学来的,我的笑容里,渐渐夹杂着苦涩,眼睛开始湿润。

  「是你救了我吗?」

  我点点头,而梦瑜的脸上传来了感恩的神情。

  「那我爸妈、哥哥和嫂子呢?」

  是啊,我只顾着救醒梦瑜,却没想过她醒来后,该怎么回答车祸的事。
  她从我的眼神中,知道事情不妙。

  「他们都……不在了?」

  我点了点头。

  「哇」的一声,梦瑜大哭了起来,最亲的亲人全都不在人世,这个打击对梦瑜来说太大了。梦瑜哭得撕心裂肺,响彻整个楼层。

  「不要哭了,节哀顺变吧。」

  我说这句话,只是想略微安抚她,没想到她马上停止了哭声,只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直流。

  面对这个情形,我感到很诧异,按理说听到亲人去世的消息,放声痛哭是人之常情,为什么我一句安慰的话,能让她马上停止哭声?难道……

  我想起来了,被催眠者会对催眠师惟命是从,我的一声不经意的安慰,对梦瑜来说,竟然变成了一道指令。

  我把梦瑜留在病房里观察,我发现梦瑜很快就能像正常人一样自理。没过多久,梦瑜就可以出院了。我陪同她办理出院手续,并且去有关部门那里处理了她亲人的身后事。

  梦瑜把老家的房子转让了,她老家的房子很破旧,值不了几个钱,换了钱还给我后,身上已经没有多少。我看她无处落脚,就跟医院打了声招呼,把浩扬原来的宿舍留下来,就当我租下,让梦瑜居住。因为她是这方面治疗成功的第一人,后续还需要观察,住在我隔壁,也方便我观察和照顾。

  梦瑜原本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,住在公司宿舍,以现在的精神状况,不适合回去那里工作了,她便辞去了工作,此刻正在回原来的宿舍,把私人物品搬过来。
  趁着梦瑜回原来住处收拾东西,我来到浩扬的房间。我打开浩扬的电脑,点开之前的隐藏资料夹。我当时只看了第一个视频,没有看过第二个视频,我有点好奇,第二个视频是什么?也许只是浩扬和婉柔平时恩爱的片段,也许是其他无关紧要的事,我对这些的兴趣其实不大。但我就是好奇,总想看看里面的是什么。
  我点开了视频,还是手机拍的,从当时的情形,我马上就认出,是除夕那天夜晚。

  此时,梦瑜已经躺在浩扬的床上,我却趴坐在沙发上,而拿着手机的浩扬和画面里的婉柔却十分清醒。

  我清晰记得,梦瑜那晚喝得不多,而我虽然多喝几杯,但是应该也不至於醉得不省人事,我以为是之前得知婉柔怀孕的事,让我郁郁寡欢,所以酒量大减,但是我竟然直到次日傍晚才醒过来,而浩扬此刻竟毫无醉意,这差别也太大了吧,莫非是,我和梦瑜被下药了?

  紧接着,浩扬收起手机,从声音上判断,应该是婉柔和浩扬把我抬到隔壁我的房间里去。视频马上印证了我的判断,浩扬把手机放在我的书架上,我房间的摆设和浩扬的房间几乎是一样的,画面也清晰地看到我整个房间。我醉死在床上,婉柔坐在我身边,癡癡地望着我。

  但是,一个身影,正慢慢靠近我俩……

  视频里,浩扬走到了婉柔的身边。

  「他不会有事吧。」

  婉柔回头询问浩扬。

  「放心吧,我只是给他吃了加量安眠药,让他好好睡一觉。」

  浩扬竟然给我下药?我心里开始紧张,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对我做什么。
  「为什么?他是你的兄弟。」

  「嘿嘿,你刚才和他做了吧?」

  婉柔轻轻地点了点头,过了片刻,才张开嘴。

  「我告诉他我有了,他就停下来了,没有……」

  「没有什么?没有射到里面去吗?」

  婉柔没有回答,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露出愧疚的表情。

  「你不用愧疚,我不是反对你和他做,我知道你心里有他,但是……」
  浩扬说到「但是」两个字,停顿下来,似乎下一句话,是句很重要的话。
  「但是,我在的时候,你要完全听我的,在别人面前,你是我的另一半,在我面前,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。」

  「是的,主人。」

  「主人」两个字,彻底震撼了我的内心,我简直不敢相信,虽然催眠术能让婉柔对浩扬惟命是从,但是没想到,他们私下竟然建立起类似于主人和奴隶的关系。这还是我印象中那个独立自主的女神教师吗?

  「很好,现在你主人的好朋友,也是你的前任爱人,他压抑了太久,你刚才没有让他得到释放,得到解脱,你知道你应该做点什么吗,别顾忌我的感受,就像你最近服侍我那样,去好好服侍他。」

  浩扬手指着我,而婉柔的目光,竟然循着浩扬手指的方向,最后落在我的胯下。

  婉柔似乎明白了浩扬的意思,伸手去解开我的裤带,扒开我的内裤,把裤子褪到我膝盖处,我的傢伙正蔫倒在两腿之间。

  婉柔分开我的双腿,跪在中间,把秀发全都拨到一边,张开玉嘴,伸出舌头,轻轻地舔弄蛋蛋和阴茎的根部。画面中的我,似乎感受到了刺激,阴茎开始勃起,很快就一柱擎天。

  婉柔见状,张开嘴巴,一下子把龟头含进嘴里,然后开始上下套弄着。婉柔把秀发都别到另一边去,所以我可以清楚看到,婉柔的腮帮,一缩一鼓的,不断吸吮着我的阴茎。

  而此时,浩扬竟然脱了裤子,爬到床上,跪在婉柔身后。他掀起婉柔的裙子,看到性感的丁字裤。他没有扒下丁字裤,而是把丁字裤往旁边一拉,婉柔的蜜穴便完完全全暴露在他面前。

  浩扬挺起肉棒,慢慢地进入婉柔的身体。此时此刻,一个标准的3P场景出现在画面里,浩扬用后背位抽插着婉柔,婉柔的嘴里含着我的阴茎,而我却无知觉地躺在床上。

  浩扬一个挺动,婉柔便轻轻向前倾一下,我的阴茎就深入婉柔的口腔一分,而紧接着浩扬向后抽离阴茎,带动婉柔稍稍后仰,我的阴茎又抽出来一点,如此反复,好像我躺着抽插婉柔的嘴巴一样。由於三人的动作同步,渐渐地,竟然分不清是浩扬在主动,还是我在主动。

  「兄弟,我现在操着你的女人,你知道我对你感到有多抱歉吗,我感觉,我死后一定会下地狱的,第十八层地狱。但是我根本阻止不了我的冲动啊,你看看婉柔,她的身体,多么漂亮,她的气质,多么出众。兄弟,我欠你的太多太多,根本还不了,除了婉柔,我什么都可以让给你。我的妹妹也是个大美人,如果兄弟不嫌弃……」

  浩扬似乎也觉得自己失言,便没有再说太多,加紧了抽插。眼前的场景实在太淫荡了,浩扬很兴奋,没坚持多久,就在婉柔的蜜穴里泄了。

                (5)

  看到视频里浩扬趾高气扬的样子,我本来稍微原谅浩扬的心,又开始对他仇恨起来。他抢我女人也就算了,竟然下药迷晕我,在我面前玩3P,这是多么大的侮辱,如果不是他已经死了,我可能马上亲手去杀死他。

  画面里,浩扬射精后,便抽出阴茎,坐在床边,淫笑地看着婉柔在给我口交。婉柔把我的阴茎吐出来,然后把头发别在耳后,休息了十几秒,重新把我的阴茎含在嘴里。这次她把我的阴茎整根没入口中,我估计龟头已经穿过喉咙,差不多进入食道了,她是在给我「深喉」。婉柔加快了吞吐频率,没过多久,她不断上下摇摆的头部停下来,此时,婉柔耳后头发经过刚才激烈的摆动,从耳后散落下来,渐渐遮住了婉柔的面容,使我看不清她此时的表情。

  她渐渐抬起头,把秀发别在耳后,我此时才清晰地看到,她的腮帮鼓鼓的,而我往下看,画面中的我的肉棒已经软化倒下,可想而知,我把精液全都射在她的嘴里了。

  「吞下。」

  身后的浩扬发出一句指令,婉柔便咕噜一声,把我的精液全都咽下去了。
  画面中,浩扬开始放声淫笑,而婉柔却流着泪水,又在癡癡地看着画面中的我。

  「啪」,正在看视频的我,身后忽然传来物品掉落地上的声音。我回过头来一看,梦瑜手上的书掉在地板上,一只手捂着嘴巴,掩盖着一脸的惊讶。我太专注画面,竟然没留意,梦瑜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。梦瑜看到画面中哥哥和嫂子,还有我在一起,私密部位都裸露着,即便是傻子,也知道发生了一件极其淫秽的事。

  我和梦瑜,就这样,一个坐着,一个站着,僵持了半天,到了最后,还是梦瑜先开口。

  「我哥说的,是真的吗?」

  我点了点头,离开了座位。梦瑜随即坐到电脑前,她翻看着之前的视频,还有那个催眠视频,全部看完后,应该也猜到,我们三人之间,发生了什么事。
  我坐在沙发上,默不作声,我想到浩扬的淫笑,像是向我示威,他不仅夺走婉柔,还把我当地底泥般狠狠地踩在脚下。此仇不报非君子,可是他已经死了,我找谁报仇?

  我看到电脑前的梦瑜,脑中响起了一把声音:哥哥的债,就应该由妹妹来还,你是梦瑜的救命恩人,你本来就有权决定她的一切。把她变成你的奴隶,狠狠地折磨她,发泄你所有的怨恨。

  「梦瑜,过来。」

  梦瑜似乎触电一样,马上站了起来,然后转身,走到我身前。

  「你哥欠我的,你来还,愿意吗?」

  「愿意。」

  即使她哥哥没有欠我什么,作为催眠施术者的我,无论什么要求,她都会无条件服从。

  「给我口交。」

  梦瑜随即跪在地板上,解开我的裤带,张开嘴巴,把我的阴茎含在口里。
  可是,我明显感觉到梦瑜似乎毫无给男人口交的经验。我推开了她,她的牙齿刮得我有点痛。

  「你牙齿刮到我了」

  「对不起,我再试试。」

  「算了,我现在没有心情,你自己上网学习学习。」

 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,躺在了床上,我此时脑海中泛起视频里的画面,就在这张床上,婉柔动情地为我口交,而她身后,却是面露淫笑的浩扬。似乎心中的魔鬼是会传染的,浩扬内心的黑暗传到我身上,我刚才竟然对梦瑜……

  我闭上眼睛不去想,我强迫自己睡去,可是到了半夜……

  我渐渐从快感中苏醒过来,我感觉到阴茎竟然硬梆梆地呈现一柱擎天的雄姿,而且,有一片湿润而温暖的舌头正在舔舐着我的阴茎,我撑起上半身,向下体处望去,一位长发绝色美人正一丝不挂地趴伏在我腿边,而此刻,这位一直在埋头舔弄肉棒的美人儿也抬起头来望向我,一脸娇羞,随即又低下臻首,继续用香舌服侍着我那昂然傲立的肉棒。

  我似乎忘了锁门,而梦瑜,竟然在半夜,来到我的房间……

  梦瑜甩动着她那蓬乌黑亮丽的长发,不断改变舔舐的角度,非常的温柔。恍惚间,我感觉像是婉柔复活,附着在梦瑜身上。

  「我要你。」

  我抱起眼前的美人,激动地佔有着她那火红的嘴唇。随即,我又把她压在身下。我掰开她的双腿,她毫无反抗,而当我的龟头顶在阴道口时,她才显露出一丝慌张。

  我这才回过神来,眼前的美人,不是婉柔,而是梦瑜,但事已至此,我已经把梦瑜当做婉柔的替代品,箭在弦上,我下定了决心,要佔有她。

 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,便把阴茎刺入梦瑜体内。梦瑜阴道很窄,我第一下竟只能把龟头放入,便已经卡住不能前进。我不断挪动下身,渐渐地,感觉梦瑜开始适应,阴道内开始出现爱液。

  我感觉差不多了,便鼓起一口气,向前挺动。梦瑜喊出「啊」的一声,划过夜色,似乎响彻天际。我不明所以,立刻停下来,看到梦瑜眼角已经冒出泪水。
  我抽出阴茎,打开床头灯,往茎身一看,吓了一跳,我竟然看到血丝。
  我马上明白,梦瑜刚刚献出了处子之身。

  「对不起,请……请你继续……」

  开弓没有回头箭,在梦瑜的同意下,我重新提枪上马。

  有了之前的经验,这次容易了一点,借着处女血和爱液的润滑,我的肉棒终於可以尽根没入梦瑜体内。我在火热狭窄的阴道内艰难地挪动,而梦瑜也皱着眉头,强忍着痛楚,配合着我的抽动。

  由於处女阴道的狭窄,我很快就有要射精的感觉,但是,我已经佔有了梦瑜,对她带来极大的伤害,我不能让她怀孕。一来,我的将来可能不会和她在一起,二来,我深知道此刻我还爱着婉柔,不可能接受别人为我怀孕。我赶忙抽出阴茎,精液飞洒出来,射得梦瑜腹部、胸部、颈部甚至面部……到处都有。

  梦瑜失去处女之身,又经历我刚才的开垦,似乎已经精疲力竭,我怜爱地看着她,拿着纸巾,为她擦拭身上的髒汙.

  我扶着她到浴室,为这个刚对我奉献出处女之身的女孩,擦拭每一寸肌肤。
  「从今天起,你就代替婉柔服侍我吧。」这句话我刚到喉咙,便又吞回去了。是的,刚才美妙的性爱体验,让我有点流连忘返,能够有个美女每晚在我胯下婉转承欢,是大多数男人梦寐以求的事。而梦瑜,无论从身材到相貌,都能称得上是极品美女。但是梦瑜不能取代婉柔在我心中的位置。因为我很清楚,婉柔给我的是爱情,而梦瑜给我的,是性……

  一个完全听命于我的美女,我不怀疑我能从她身上得到美妙的性爱,但是我很怀疑,这种从属关系,会否出现爱情,甚至,我认为这种无法逃避的从属关系,本身就不可避免地扼杀了爱情的可能。

  那么,梦瑜,究竟对於我来说,是什么?充气娃娃?妓女?包养的情人?炮友?备胎?

  就把她当做是我失恋期的麻醉药吧,在遇到下段恋爱之前……

  一个自欺欺人的人,似乎终於想通了,说服了自己,去接纳这种扭曲的从属关系。而他面前的美人儿就简单得多了——主人说的话,就是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1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