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王聪儿白衣侠女 1
王聪儿白衣侠女 1
 字数:66859

                (一)

  1679年7月,白莲教首领王聪儿所率义军被数十清军包围在广西的一片山岭中,经过三个月的奋战,义军近九成的人都战死了,只剩下王聪儿等十几个武功较高的部下退至山崖边。眼见大批清兵如潮水般向他们涌来,领队的军官口中大喊着:「活捉那白衣婆娘赏黄金二千两。」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清兵一个个红了眼,像疯了似的朝崖边扑去。

  这时,一个白衣女子冷笑了一声:「无耻清妖,二千两黄金有本事就过来拿吧。」

  说罢身形一晃,一道白影直没入人潮之中,白影所到之处,清兵就如同割稻草般倒下,血光飞溅。刚才还气势如洪的清军转眼间乱成一团人人自危,那个大喊要活捉王聪儿的军官早吓得屁滚尿流,没命的向人群里钻。

  后队的将军见事情不妙,忙将二百名铁甲军调上,后面再加上四百弓箭手。
  铁甲军个个身穿厚重铁甲,手持铁盾大刀,犹如一道道坚不可摧的长城。
  白影却没有丝毫惧意,再一次冲入铁甲军之中。铁甲未能保住里面主人的性命,一股股阴柔的掌力直透铁甲,着掌者纷纷倒地,五脏俱裂而亡。

  弓箭手弯弓搭箭,四百枝利箭如雨点般射向白影和她身后的十多名义军。白影如同一股旋风疾转着,箭雨一靠近她就被强大的护身气劲震飞,没有一枝能伤到她。但她身后的义军却没那么大的本事,大半人都中箭身亡了,剩下的人也已个个身受重伤。

  白影终于停了下来,她长得极美,美得令人不可逼视,眉如清山一般婉约洁净,眼睛如星空一般朦胧深邃,身材像洛神一般修长美丽,气质像空谷幽兰般的轻雅脱俗。白衣如雪,飘逸出尘,刚才的杀戮竟没有一滴血能沾上她的白衣。她就是白莲教首领白衣侠女王聪儿,又称王齐氏,一个令清军闻风丧胆的女子。
  这个武功绝顶的女子本是义军首领林齐的新婚妻子,婚后不到一月,林齐就被清军伏击阵亡,王聪儿从此开始领导义军为夫报仇,三年来曾连续刺杀了十四名朝庭大将而全身而退,没人能弄清她的武功身世。

  为了杀她,清军不知出重金派出多少武林高手刺杀她,但结果却没有一个能拿到赏金,全都见了阎王。她就像是一个能控制生死的白色死神,只有她杀人,没有人能杀她,三年来她已忧了所有满清高官的噩梦。现在,这个白色死神被数十万大军重重包围,但依然伤不了她半根毫毛,清军们战战兢兢向前靠近。
  王聪儿只觉得内息一窘,刚才一轮冲杀几乎耗尽了她仅有的三成功力,如今已经不可能再冲一次了。虽然又杀了八十多名敌兵,但已方的人已所剩无已,到头来自已功力一尽也只有落个被擒的下场。于其被擒受辱,到不如一死。

  她运起内力大喊道:「弟兄们,我们决不能让清妖活捉,大家死了尸体也不可落在清妖手中,跟随我去吧。」说罢白影自山崖上一跃而下,没入清山白云之间,余下几人也纷纷跳下崖去。

  望着这悲壮的一幕,清军们半晌说不出话来,呆呆看着深不见底的崖底。
                (二)

  夜晚,黑暗的山林中一条白色的身影,正在疲惫的行走着,她正是白天自绝崖上投崖自尽的王聪儿,本来即便以她的绝世轻功,自万丈悬崖上跳下也决对无幸。但恰好当时自崖底吹上来一般回风,她凭着这股回风借力滑至山壁上,花了三个时辰才慢慢爬至崖底。

  数日来的拼杀已将她折磨的心力交瘁,只想立刻躺下睡上一觉。她知道此时必须马上找一处安全的所在运功休息。走着走着,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座山神庙,庙宇不知是什么年代所修,早已残破不堪,不像有人居住。

  王聪儿屏住呼吸,抽出腰间的宝剑,慢慢靠近庙门,测耳听了一会儿,确定庙中无人,才走了进去。

  庙中供的神像早已油彩掉光,连是什么神都已分不清楚,里面积满了灰尘,好像好几年没人来上香了。她在庙中巡视了一圈,发现庙后居然有一个小水池,水到还算不浑。

  王聪儿回到大厅中,把庙门关上,然后把宝剑放在供桌上,紧张的精神终于松驰了下来。

  而她却不知道离山神庙二里处,二十多个乡勇正向此处走来。

  王聪儿将头巾解下,一头乌黑的长发如同瀑布般披散下来,她定了定神,望着面身破败的神像一时百感交集。

  王聪儿本是北方人氏,自幼父母双亡,流落街头。七岁那年,一个道姑见到她,惊觉她的根骨奇佳,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葩,于是收她为弟子。
  道姑是当时武林中的武林神话人物天山派掌门雪峰神女,一身武学已达超凡入圣的境界,纵横江湖数十年亦未逢一败,就连当年的少林方太普渡大师都是她的手下败将,而那一年她才不过二十八岁。

  如今年届七十却仍像是不过三十岁的样子,却从不收徒。王聪儿可算是她所收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弟子。她果然没看错人,王聪儿天性聪慧,任何武学可谓一学应会,甚至还能反所学的举一反三,加以改良。不过三年,根基已经异常扎实,接下来雪峰神女便传授她天山派镇门之宝「玄女心经」。

  「玄女心经」是一套极奇深奥的武学神功,共分九层,在武林中名气远不及少林派的「易筋经」响亮,以前几代天山掌门也曾修练过,但几乎没有人能够修练至第三层以上的,武功只能算是一流,而终生能以达到绝顶境界。

  直至雪峰神女这一代方觉察到修练「玄女心经」,需集三阴归一方可大成,即由一个纯阴的处子在阴日阴时,一处阴寒之处修练,神功即可事半功倍。
  她照此修练,二十五岁已修至第六层,凭此神功打遍武林无敌手,连少林掌门都成为她的手下败将,但三十岁修至第七层境界后就再无太大的进展。直至年届六旬却仍无法进入第八层境界。

  此时她终醒悟到三十岁一过女子已过青春之期,修练「玄女心经」将再无寸进,不禁后悔自已不该过早行走江湖以致疏于练功。

  从此她一心想找一个根骨奇佳的女孩,教授她「玄女心经」,能看到自已的弟子修成「玄女心经」也算不枉此生了。

  王聪儿不负师父所望,在十八岁那年就已修至第七层境界,进境之快远胜当年的雪峰神女。看到徒儿的武功进境如此快,雪峰神女亦甚感欣慰,预计不到二十五岁,王聪儿当可修成第九层最高境界。

  不料,王聪儿十九岁那一年,一名被清军追杀的义军首领林齐来到天山派避难。

  雪峰神女亦赞成白莲教反清之举,于是让王聪儿护送林齐回白莲教,二人一路上受到无数清兵的追杀,凭着王聪儿的绝世武功突破重重追杀,二人也因此渐生爱意。后竟私订终生,于到达白莲教之日就拜堂成亲。

  只是林齐因知道王聪儿是天山派的唯一继续人,未经雪峰神女批准就结为夫妻已是不该,于是未与王聪儿行夫妻之礼。想等得到雪峰神女认同之后再说。而王聪儿从小在师父照顾下长大,不通男女之事,也不以为意。

  不料新婚一月之后,林齐在带队巡视之际被清军大队人马伏击,当场被伏。
  王聪儿知悉后,立即连夜杀入大狱,但来晚一步,林齐已经遇害。丈夫的惨死,令王聪儿悲痛欲绝,一夜斩杀数百清军带林齐尸体离开。

  从此,王聪儿带领林齐旧部,与其他各省义军合并,由于王聪儿武功绝顶,又机智过人统率有方,于是被众义军推举为总首领,从此转战南北,战事波及五省。清军派出数十万精兵亦难以将他们剿灭,更有连续十四名大将在万军保护下被王聪儿刺杀,威风扫地。

  雪峰神女找到王聪儿,希望她不要涉入征战之事,但王聪儿执意要为林齐复仇,雪峰神女知道爱徒脾气倔强无比,于是嘱咐她要勤于练功,若起义失败的话可再回天山避祸,言罢飘然而去。此次,清军出尽全力终将义军彻底消灭,只有王聪儿凭着绝世武功再次逃过一劫。

  王聪儿跪在神像前,暗暗祷告:望大神能祝我重整白莲教为先夫和众兄弟报仇,剿灭清妖,给百姓一个太平盛世。然后从庙中抬出一个三四百斤的石香炉顶住门,躺在供桌上闭目养神。

                (三)

  一里半外,二十来个提着木棍的乡勇正提着灯笼向山神庙走来,领头的头目叫杨狗子,是附近杨家庄庄主杨魔家的一名护院。

  杨魔以前是这一带坐地分脏的黑道大盗,雷电门的弟子,一手风雷神掌也算小有名气,后来金盆洗手还花了五万两银子买了个把总的官,平时在这块地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无异于一个土皇帝。

  一年前,他的师父狂雷雷震天率门内数十精英受朝庭重金聘请刺杀王聪儿,结果反被王聪儿杀个全军履没。杨魔自忖自已的功力与师父师兄相差甚远,不由庆幸自已早早退出江湖,否则若是趟了这浑水岂不也要一同归西,于是他下定决心从此不理江湖朝庭之事,安心当他的土皇帝。

  近日,他正在修练从西域得到的欢喜禅,从外面抓来十多个因战乱而失去亲人的处女做实验品,终日交欢不停,乐不思蜀。朝庭在此一带剿杀白莲教徒,命他协助追剿,他也是敷掩了事,二千两黄金确实相当诱人,但命只有一条。
  直至晌千方知义军已灭,匪首王聪儿也已跳崖自尽。便派了几批乡勇出外搜索,顺手牵羊去附近村落敲几笔保护费,捉几个没有家世的女子回去供他练功,若运气好能发现义军的尸体送去官府还能发点小财。

  杨狗子是杨魔的跟班,平时也跟他学了点三脚猫的武夫,用它来欺负交不出租税的百姓可谓无往不利,曾把一家七口打的倒地吐血,在这一带是无人不知的「高手」,乡勇们都很崇拜他,争着要拜他为师,他总是借故推托,装出一幅高人的样子,随意差遣他们为他办事。这次这批人由他带领在附近一带巡视。
  最近杨狗子上赌坊连输了二十多把,损失了二百多两银子,令他好不心痛,认定自已是平时从不拜神的缘故,庄内没有庙宇,于是决定到此地的已多年无人光顾山神庙祈福,求神祝他手气转好。

  杨狗子一边走一边骂:「操他娘的,老子为了转运到他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求神,若再不管用,非拆了这破庙不可。」

  旁边一个叫阿牛的乡勇劝道:「狗爷您放心,听我奶奶说这神挺灵的,可以让人时来运转,若是不灵我头一个敲了他。」

  杨狗子笑道:「要真如你所说,老子发了财一定赏你十雨,让你在怡春院玩个痛快,听说最近怡春院玩了新花样,让几个婊子穿上白衣,扮什么白衣侠女王聪儿让人玩,一下子连门口都快让人踩翻了,老子也去上过一次,只可惜那婊子长得太丑太骚了,一点侠女的味道都没有,只好闭上眼干,实在是不过瘾啊!」
  阿牛道:「其实,王聪儿有什么了不起,凭狗爷的功夫还不是手到拿来,给大家操个死去活来。」

  杨狗子越听越是得意,洋洋自得说道:「她投崖自尽真便宜了她,若她还活着,我就要她给咱们兄弟当马骑。」

  众人顿时哈哈大笑。

  说说众人远远看到山神庙了,阿牛忽然一楞说道:「狗爷,几个月前我在这打猎,这庙门明明是看着的,怎么现在关上门了,这里一年都没有人进去过,这是咋回事啊!」

  杨狗子一听,心道:莫非有白莲教余党逃到此处,却不知有多少人,非先弄清楚再说。想到这里忙低声说道:「大家把灯笼灭了,一步步靠过去,先看看地上有没有痕迹。」

  众人慢慢靠近山神庙,在周围仔细查看,杨狗子终于在台阶上发现了一个脚印,本来王聪儿一路上一直运起轻功,不留足迹,不过在走上台阶时还是一时大意,把靴子上的泥印留在了台阶上而没有发觉。

  杨狗子看脚印不大,像是个女子的脚印,心中不由一动,心想莫非王聪儿未死而逃遁而此。一想到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白色死神,吓得他差点尿出尿来。
  正要回身逃跑之际,复又想到自已欠了一屁股债未还,若能活捉信王聪儿,二千两黄金足以买下整个杨家庄,到时也能学杨魔大爷买个官当当,在兄弟面前也能大显威风。再想想那个任他操的白衣婊子,一下子觉得王聪儿不再可怕了。
  富贵荣华险中求,杨狗子决心舍命一试,但是要他从大门冲进去又实在太冒险,天知道里面有多少人。

  此时阿牛说道:「狗爷,小时候听我奶奶说她小时候曾在这座山神庙中避过土匪,当时这一带土匪闹重很凶,此地的主持曾在庙中神像后挖了个地道,直通庙外的一棵古树,我们何不先从地道进去看一下。」

  杨狗子心中大喜,心想:真是老天保佑我发财。于是决定自已先从地道进去摸摸底。

  众人找到古树,见树洞中果然有个可供人穿过的地洞,杨狗子点上一个火折子从地道下去,地道数十年没人使用,居然仍未堵塞,只是其中臭不可闻,老鼠乱爬。

  杨狗子爬了十多丈后见头顶有块木板,忙将火折子熄了,轻轻把木板掀起爬上去,面前果然是一座神像的后座,他屏住呼吸从后探出头来,只见面前不到一丈处,一个白衣素袍的长发女子正躺在供桌上熟睡,杨狗子大着胆子探出身子一看,顿时呆住。

  心道:我的娘啊,世上怎会有这么美的女人,美丽的女子我也不是没见过,但和她相比真是判若云泥,这五官身材简直就像是集天下美女所有优点于一身,嫦娥下凡也不过如此了,若能和她过上一夜就算是让他死一万次也值了。

  想到这里杨狗子只觉得下身的肉棍涨得像要炸开似的,但他随即又压下了狂燃的欲火缩回头,因为他看见王聪儿翻了一个身,露出她身旁的宝剑,原来王聪儿并没有睡着。

                (四)

  杨狗子心想:好悬啊,刚才要是把持不住扑上去,铁定就喂了她手里的宝剑了。忙把身子贴紧佛像。

  王聪儿刚才在供桌上休息了一会儿,始终心神不宁,想到自已三年前一心为丈夫报仇,推翻大清。将本来七零八落的教众组织起来,曾一度将清军杀得屁滚尿流,三年来自己并没有只顾打仗,在「玄女心经」上亦花了不少功夫修练,半年前已修至第八层境界,功力之高已在师父之上,几可称天下第一高手了。
  但三个月前她犯了一个天大错误,将军队开入了这片山林,由于道路不熟,队伍在林中打转,结果被清军包围。三个月来她竭尽全力,使尽各种兵法策略,仍不能冲出清军的包围圈。

  她亦曾多次潜入清军企图刺杀清军主帅,但这一次带兵的主帅显然已经吸取了过去的经验,找了十个和他身形相似的替身分布在大营中,每个替身周围都埋伏了不少士兵,甚至还有火枪队。王聪儿虽自忖武功绝顶,面对这威力强大的火器也要忌上三分,有好几次若非她轻功高就差点伤在火器之上。

  结果最终跟随自已多年的义军兄弟一个个死在自已面前,自已却无能为力,如今却只剩自己一人仍苟落于世,实在是愧对林齐和从义军兄弟的在天之灵。
  想起师父在走时对自己所说的话,是否该去天山找师父呢?但这念头一闪即逝,她的心中又燃起了对清庭的刻骨仇恨,只要能离开这里,找到白莲教蓝旗的姚之富,要再举事仍非不可能的。

  想到姚之富不禁令她叹息,这个汉子曾多次暗示对自己的爱慕之意,但自己至今虽仍是处子之身,但既已与齐林拜堂就一辈子都是他的人,要替他守一辈子寡,心中已容不下第二个男人了。

  想到这里,王聪儿不想再睡了,她翻了个身坐起来只觉得头晕目眩,知道是好几天没有进食喝水的缘故,被清兵包围的那段日子,头一个月干粮就吃光了,到后来义军只有杀了马吃,到后来马杀光了就只能啃草根树皮。结果把被包围的山林的草根树皮吃个精光。

  王聪儿内力深厚,把自已大部分吃的都让给其他人,她自已只吃一点。但这样长时间打下去,身体也开始吃不消了。两腿几乎都要迈不动步子,浑身麻痒难当。

  三个月来,她根本就没有洗过澡,附近没有水源,水喝都不够那够洗澡的。
 ⊥算她一直以内力压制汗水的蒸发,但也不可能三个月仍能保持清洁。想到庙后的水池,她忽然有种强烈的冲动,想要好好洗个澡振作一下精神。

  门后已经用石香炉顶住了,若有人想进来非要发出极大的声响,没十多人也休想推开这道门,自己到时也能及时防备了。想到这里王聪儿拿起宝剑,向庙后走去。

  杨狗子听脚步声知道王聪儿已走到庙后去了,蹑足潜踪,从佛像后爬出来,向庙后偷偷跟了上去。

  王聪儿走到水池边条件反射的向周围望了一下,才坐在池旁的一块大石上,双手交替轻柔搓揉胀痛的双腿,然后脱掉白色的布靴,除下脚尖已有些发黑的白袜,露出一双欺雪傲霜,晶莹如玉的素足,同时一般异味传入她的鼻中,三个月不洗脚仙女的脚都要臭了,她不禁面上一红。

  然后开始宽衣解带——白衣肚兜缓缓脱下,现出几无疵暇的玉体,身上的皮肤雪白细腻如凝脂,表面柔和光滑的好像一片缎子,腰枝纤细,胸前的一对玉乳如履碗般挺起。胸前的一对红豆更是充满了诱人的气息,小巧玲珑的肚脐。
  接着,白裤和内裤随着腰带的解下,脱落在腿下。一双宛如春笋般修长的玉腿,浑圆的玉臀,两腿交界处是一条细细的肉缝,周围是一圈黑色的茸毛,王聪儿裸露的肌体无处不透着一股成熟的美,犹如九天仙女下凡尘戏水。

  王聪儿只觉双脚泡在冰冷的池水中,有种说不出的凉爽和舒畅,刺激着皮肤的每一个毛孔,她弯下腰慢慢走进池中,走到池水及腰的时候停下来,她从小生在北方,不曾接触过江水,所以不通水性,池水不知有多深,她也不敢走得太里面以免溺水。

  然后王聪儿开始全神贯注的用池水洗涤身上的污垢,很快她就陶酒在冷水冲刷身体的快感中了。

  这一幕幕全都被躲在草丛中的杨狗子看个清清楚楚,他的肉棍早已经把地面上捅了个大洞,满地都是精液,鼻血狂流,他见机不可失,慢慢匍伏前进,爬至放衣服的石后,将王聪儿的衣裤靴袜以及那柄宝剑一起抱起来,然后再顺原路爬回庙中。而王聪儿只顾着冲洗身体,竟丝毫未察觉到衣物武器已全部被人拿走。
  杨狗子拿起王聪儿的衣裤靴袜一件件像狗一样拼命闻着,那管上面有什么异味,只觉得这股喷味道真比天下的任松口香味都诱人,他拼命抓起一只靴子放在嘴里啃咬着,想象着啃咬着王聪儿那只雪白的素足,乐的魂都飞了。

  忽然只觉得咬到一件硬物,差点崩了牙,他把靴子底扯下一看,发现里面竟是一块铁片,再翻看另一只靴子却没有任何东西。

  他心中犯疑,鞋中藏异物暗算人只有江湖三流角色才会做,王聪儿身为绝顶高手为何要这么做,他忽然想起杨魔跟他讲起过铁布衫存在罩门一事,顿时恍然大悟,他定下心神,把衣物宝剑卷起,向地道中爬进去。

  白衣侠女王聪儿的惨痛命运将随之开始。

                (五)

  一柱香后,王聪儿将这三个月来从头到脚的污垢都洗了个干洁,身体泡在水中说不出的欢畅愉快,精神好了很多,内力也已恢复了二成左右。她将湿透了的长发用力绞了几下后就朝岸边走去,准备上岸穿好衣裤后就立即离开这里,毕竟这里是是非之地不可久留。

  她一抬头,竟发现大石上的衣裤宝剑竟全都不翼而飞,顿时如堕冰窟,刚才自已明明把东西都放在石上的呀!

 ⊥在此时,突然一名大汉从旁边的草丛中跃出,一棍朝她打来,王聪儿本能的挥臂一挡,木棍顿时断成几截,大汉也被震的朝飞出去。

  但跟着池子周围涌出二十多条大汉,全都精赤着上身,下身只穿一条裤衩,裤衩中央被高高顶起。